1. 首页
  2. 时尚

大明朝有多强?盘点明朝的那些硬核技术

  大家好,我是趣历史小编,说起明朝的话,各位一定都有所耳闻吧。

  中国历代王朝里,拥有三个世纪国祚的大明王朝,至今人气颇高。有关明朝的话题乃至影视剧,常见惹来话题热度。却也叫好些历史票友们连声感慨:都是王朝,可这大明朝凭什么圈粉无数?就靠史料里“远迈汉唐”的评语?

  不过,如果把这个问题,抛给明朝年间,那些造访大明朝的“欧洲来客”们,他们给出的,或许是一个特殊的答案:粉明朝?那是因为大明朝,那些实实在在强大的“核心技术”。

  比如下面这几样,明王朝看似平常的“小手艺”,却都是远远领先同时代欧洲的“硬核技术”。不止撑起了大明朝强大的国力,更生动证明了“核心技术强国”的硬道理。

  “硬核技术一”:造纸术

  说到大明朝的“硬核技术”,就得先说比较“柔软”的一项:造纸术。

  在明朝同时代,欧洲人也掌握了造纸术。至今也有专家大书特书,大赞欧洲造纸术“促进了西方文明进步”。可当时欧洲人的造纸方法还十分简单粗暴,连必须的“竹帘”和“纸药”都没有,产品也够“硬”:只能生产粗糙僵硬的草纸,最大不超过53英寸,否则一扯就破。

  还别瞧不起这“草纸”,就算这种纸,当时也产量奇低,价格虽说比羊皮便宜,却也物以稀为贵。连当时欧洲名画家作画,都得先在木板上打草稿,反复修改定稿后,才敢在“草纸”上来一张。谁要敢像野史里的小达芬奇那样“一张张草纸上画满鸡蛋”?那简直败家子。

  但在“造纸术”鼻祖的中国,发展到明代的造纸技艺,却是真“硬核”。

  明王朝的造纸产业,主要以青竹为原料,形成了浸沤——槌洗——两次蒸煮——舂捣——漂白——抄纸这一整套流程。而且捞纸时用竹帘,抄纸时放“纸药”,百分百保证纸张质量。所以当欧洲人连造“草纸”都费劲时,明朝的纸张却是琳琅满目,既有精美超薄的宣纸,也有各色颜色的用纸,还有硬质的卡纸和军用的“纸甲纸”。特别是那12尺以上的大幅纸张,对于同时代欧洲人来说,真是想都不敢想。

  直到“康乾盛世”年间,在中国活动且拥有丰富“偷窃经验”的西方传教士们,受欧洲各国政府指派,偷偷把中国的造纸技术绘制成图画带回去,欧洲人才正式结束了只能造“草纸”的悲催历史,造出他们梦寐以求的巨幅白纸,给18世纪的西方文化,来了场重大助力。

  插句题外话:以这段“偷中国纸”的历史说,“盗窃科技机密”这事儿,近代某些西方国家,那真是“历史悠久”。

  而比起唐宋元各朝代,明朝造纸产业规模,那更是鸟枪换炮。造纸作坊遍布全国,且有水力水锥等新装备,仅江西铅山石塘镇一地,造纸工人就有六万多。产量当然大幅飙升,于是明代纸张不但质地精美品种多,价格也十分亲民,普通的“连七纸”?九两白银买一万多张。科举专用的精美“抬连纸”?一匹麻布就能换两千张。纸,已是走进千家万户的日用品。

  这“硬核”的造纸技术,捎带推动了明代图书市场的火爆。不但大多古典名著都是“明朝造”,大量中国书籍还走出国门:不但日本朝鲜东南亚等国,年年爆买明朝书籍。欧洲人到来后,也是跟着买。仅明朝崇祯十二年至崇祯十七年,英国牛津大学图书馆,就收入中国书籍一千一百多本。席卷欧洲的“中国热”,就是这么“砸”出来的。

  “硬核技术二”:黄泥水淋糖法

  比起昂贵的“草纸”来,另一件明代“生活消费品”,却叫当时的欧洲人,拿着钱都难买:糖果。

  在当时的欧洲,“吃糖”有多难?欧洲人的制糖技术,本身就比亚洲晚得多。基本只靠进口的糖果,是当时欧洲贵族才能吃到的奢侈品,今天炒菜做饭常用的白糖,那更是奢侈品中的珍品。在明朝同时期的英国,白糖是医院里限量出售的“名贵药品”,只有重量级的王室成员,才能在生病时用上点——能不能在病中吃口白糖,就是英国权贵的身份象征。

  但放在同时期的明朝?白糖,却正渐渐变成一件家常用品。凭的正是大明另一样“硬核技术”:黄泥水淋糖法。

  作为制糖产业鼻祖,唐宋元各朝代时,中国制糖业就突飞猛进。但制作雪白颜色的白糖,无论技术还是成本,还都是桩难事。直到明朝中期,新颖的“黄泥水淋糖法”横空出世,才漂亮攻克这难题。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aaavv.cc/fashion/387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