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头条

桀骜与惩罚?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真相

圆明园是一段曲曲折折的历史,一个重重叠叠的谜,对于中华民族而言,它终究是一桩太难负担的话题,从未在中国人记忆中消失。

1860年,英法联军两次闯入圆明园,将这座历六代帝王扩建、占地350公顷的“万园之园”毁于一炬。惊闻此事后,法国著名作家维克多・雨果在写给巴特勒上校的信中说,“这(圆明圆)是某种令人惊骇而不知名的杰作,在不可名状的晨曦中依稀可见,宛如在欧洲文明的地平线上瞥见亚洲文明的剪影。”

桀骜与惩罚?火烧圆明园背后的真相

“两个强盗和帮凶”

圆明园堪称世界奇迹之一,它与北京紫禁城和承德避暑山庄一起,共为中国皇家御苑。雨果将它与希腊巴特农神庙,埃及金字塔、罗马斗兽场和巴黎圣母院相提并论。圆明园于17、18世纪由清朝康熙、雍正和乾隆大帝所兴建,历时150多年;占地350公顷,包括200多座各式建筑,楼塔宫阙,金碧辉煌。园内还建有“西洋楼”等宫殿及花园,属巴洛克风格,仿普罗密尼、瓜尔蒂尼和比比耶纳等人的作品,系园内的珍奇建筑。“西洋楼”是1747年至1759年间,按宫廷传教士王致诚、数学家兼天文学家蒋友仁神甫,以及来自米兰的著名画家、建筑师郎世宁等人设计的图纸建造的。这些欧式花园构成一个蔚为壮观的整体。人们不禁要惊讶于这一有悖常理的事实:竟然是欧洲人摧毁了中国的欧式宫殿。

圆明园是整个中华民族高度智慧的结晶,但不幸的是,英法联军的一把大火点燃了整个大清帝国的裙裾——“他们像发狂的野兽一样,把园内凡是能拿走的东西,统统掠走,拿不动的,就用大车或牲口搬运,实在运不走的,就任意破坏、毁掉。然后,三千多名侵略军奉命在园内放火,使这座世界上最辉煌壮丽的园林在燃烧了三昼夜后成为一片废墟。”一个积累了成千上万工匠劳动,一个庞大帝国几乎倾全力打造的顶级艺术园林在顷刻间化为灰烬。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事情为什么会是这样?

有人说这都因为那个不怎么出名的“汉奸”龚橙。连政府都惹不起的洋人原本是不打算去圆明园的,只是由于时任英法联军翻译官和向导的龚橙极力推荐,洋人才“勉强”一路开进,来到了那个后来令他们目瞪口呆的万园之园——“圆明园之毁于英法也,其说有二:一为英法所以焚圆明园者,因有龚橙引导……英军北犯,龚为向导曰: ‘清之精华在圆明园。’及京师陷,故英法兵直趋圆明园”一为英法所以焚圆明园者,因有龚半伦为引导……英军北犯,龚为向导曰: ‘清之精华在圆明园。’及京师陷,故英法兵直趋圆明园。“《官场现形记》的作者李伯元在《南亭笔记》卷六中记载:“或曰圆明园之役,即龚发纵指示也,以是不齿于人,晚年卒以狂死。”。

桀骜与惩罚?火烧圆明园背后的真相

龚橙何许人也?清中期文坛领袖龚自珍的长子!众所周知,龚自珍与林则徐、魏源等人在近代史上也算是开一代风气的人物,但就是这么一个大知识分子却偏偏有些不入流的毛病——“喜欢跟女人往来”,在他任职宗人府主事时,他就祸害了一把自己顶头上司、满洲亲贵明善的小老婆顾太清。后院起火是天下男人的大忌,又不是绣球,任谁都不愿往自己身上揽那些花花绿绿的帽子,于是明善一剂毒药,龚自珍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死了。

有道是父仇不共戴天。龚橙是龚自珍的独苗,这为父报仇的重任自然就落在了他稚嫩的肩膀上。1860年,日夜寻思着为父报仇的龚橙机会来了。用晚清四大谴责小说之一《孽海花》里影射龚橙的话说就是:“庚申之变,我辅佐威妥玛,原想推翻满清,手刃明善的儿孙,虽然不能全达目的,烧了圆明园也算尽了我做儿的一点责任。”近人孙静庵就替龚橙做了辩护:“人传孝拱(龚橙)于英焚烧圆明园事,为之谋主,海内群指为汉奸。岂知当时英人欲径攻京城,孝拱力止之,言圆明园珍物山积,中国精华之所萃,毁此亦可以偿所忿矣。是保全都城,孝拱与有功焉。”按这个说法,龚橙非但无过反倒是有功了,孰真孰假,难以分辨。

除此之外,就连洋人的表现也有不同记载。近人王湘绮在他的《圆明园宫词》小注中有这么一段话:“京师即陷,文宗(咸丰)北狩,于是园中大乱,始则小民与官宦争夺之,其后英法大掠之。有谓,夷人入京,遂至园宫,见陈设巨丽,相戒勿入。云,恐以失物索价也。乃夷人出,而贵族穷者,倡率奸民,假以夷民,遂先纵火。夷人还而大掠。”黄浚在《花随人圣庵摭忆》中也说:“是焚圆明园之祸首,非为英法联军,乃谓海淀一带之穷旗人。”王湘绮、黄浚都是近代史上有名的文人,颇精于晚清掌故,应该说他们的话不一定就是向壁虚构,空穴来风。

阅读全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aaavv.cc/6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