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石:当初谩留华表语,而今误我秦楼约

王安石:当初谩留华表语,而今误我秦楼约

宋朝文坛名家中,王安石应该是个"异类"。不过,这里的"异类"丝毫没有贬意。说他异于常人,是因为从里到外,他都显得与众不同。如虽贵为宰相,过的却不是锦衣玉食的光鲜生活,而是衣着邋遢,发须凌乱,常年不洗澡。更有甚者说王安石连虱子爬上胡子了都全然不顾,还在朝堂上滔滔不绝地向神宗皇帝汇报工作; 再说他的业余爱好,别人都诗酒风流,听歌赏舞,尽情享受生活,可是他却滴酒不沾,不好女色,不纳妾。因此,在评价诗仙李白时,也出言不逊,认为他的诗"十首有九首不离女人和酒。"

翻开王安石的作品集,诗歌、散文均文采斐然,尤其是在诗歌创作方面,为后世留下1500多首诗,佳作频出。但令人惊奇的是: 状元出身、位列唐宋八大家的王安石,一生仅写下29首词。是什么原因导致他钟情于诗而鄙视词呢?

这需要从宋词的源头细细说来。

01.

词,又叫曲子词,通俗一点说就是歌词,故它的出现是为配合演唱而作。宋词直接脱胎于五代时期的《花间词》。其实在五代之前已有唱词,但大多为民间艺人创作,文字太俗,文学性不强,难登大雅之堂。因此晚唐时期的一些文人如温庭筠、韦庄开始着手写饮宴中的唱词,专门让歌妓演唱,内容多以表达女子的相思、闺怨等男女之情为主。所以后来的整理者为其取了个十分香艳的名字一一《花间词》。

每看到这本歌词集,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宋朝时期,由于国家提倡,娱乐业空前发达。饮宴成了官员日常公务接待以及业余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席间自然离不了听歌赏舞,但不可能反反复复地听前人的歌,容易产生审美疲劳,再说别人的文字也不能很好地表达自己的心情,于是许多文人仕大夫纷纷投身于歌词的创作中,如柳永、张先等。

故从宋词产生的背景看,它的特点一是音乐性和娱乐性,二是主题以表达男欢女爱为主。所以人们常说词属艳科,通常和浅薄、艳俗划等号。酒色不沾的王安石自然对此不屑一顾。因此,当他早年读到前辈晏殊写的词时,不解中又带着一丝嘲讽地说 " 切,原来堂堂宰相也作这种小词。"

关于王安石不喝酒不纳妾, 有这样几个故事:

公元1054年,王安石和司马光被派到群牧司(貌似是个专门管理朝廷官员用马匹的机构)工作,顶头上司是包拯。有一天,包拯举办了一个赏花宴,部门成员都来参加庆贺,席间自然少不了喝酒。当包拯举杯敬酒时,王安石竟然一口都不喝,而司马光平日里虽也不喝酒,但在这种场合,碍于情面还是勉强喝了。但王安石却态度坚决,任凭包拯如何劝酒,就是不放弃自己的原则。

拗相公的称呼,果然名不虚传。

在外不参加酒局,在家也是严于律己,王安石坚持不纳妾,不蓄养家妓。据说他在京城为官时,夫人吴琼见其他的政府高官都是妻妾成群,美貌歌妓环绕左右,便萌发了悄悄给丈夫纳妾的念头。

有一天,王安石回到家里,见到一陌生的俊俏女子,惊奇地问她从何处来,怎么会在自己家中。女子说她是被吴夫人买回来给大人做妾的。

王安石纳闷了,仔细寻问,事情原来是这样的:女子的丈夫在军中当差,负责用船只运输小麦。不幸遇上台风,船翻了,粮食沉入江底。不得不便卖家产,偿还公家的债务。因此,自己是吴夫人化了900贯钱买回来的。

听到这,王安石二话沒说,吩咐手下找到女子的丈夫,让他带自己的媳妇走,那九百贯钱也不要了。

不参加饮宴,不欣赏歌舞表演,也就失去了重要的创作灵感,这是王安石早年不写词的一个重要原因。当然,最根本的原因还是王安石一生志向在国家社稷、庙堂之上,身上怀有的是济天下苍生的浩然之气,自然少了几份儿女情长。诗庄词媚,所以他钟情于诗而鄙视词。

02.

后来随着词创作内容的扩大,并不局限于描写男女之情,很多文坛大家都无法抗拒词的魅力,尤其是苏轼,极大地拓展了宋词的取材与风格,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作品。因此,晚年的王安石,也开始接受词这一文学体裁,尝试性地写了29首词。关于王安石的词,其水准的确无法和其诗歌、散文相提并论。李清照曾这样评价: 王安石和曾巩的文如西汉时的风格,如果写小词,读得人肯定大笑,没办法评论。

当然,李清照写《词论》的时候,正值年轻气盛,出口狂语,也情有可愿。不过,在王安石有限的词作中,有一首《桂枝香》必须要提:

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征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

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千古凭高对此,谩嗟荣辱。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www.aaaavv.cc/42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