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疑 | 如何把握历史认知的真实性?

答疑 | 如何把握历史认知的真实性?

三联中读的听众朋友们大家好,《史记》上线以来我感到非常高兴,因为朋友们提出了很多问题,我们可以在线上进行一个交流。

第一个问题:有听众朋友提问传说和历史的关系,《史记》是怎么去把握传说和历史呢?

司马迁写《史记》,他主要通过两个途径。第一个途径是传世文献的大量的阅读,他在汉武帝时期作为中书,后来当了中书令(中书令是帮助皇帝在宫廷处理政务的官员,中书令负责直接向皇帝上奏的密奏“封事”。西汉年间,中书归属于内廷宦官机构,负责在皇帝书房整理宫内文库档案,与皇帝有频繁接触的机会,其主官称中书令。司马迁中年以后,以太史公的身份担任中书令,朝位在丞相之上,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中书令),可以大量阅读官方的档案、文献及民间著作。这是他对传世文献的阅读。

{!-- PGC_COLUMN --}

第二个途径是他到全国各地去行走,收集各地的传闻和地方资料。因为在古代没有今天这么好的信息交流,很多地方的事情,你没有到那个地方是不可能知道的。

比如说司马迁行走中国,他最早是从关中出来,往南走。为什么往南走?因为他要去判定大禹治水的真相。我们看到他最初的行程是循着大禹治水的足迹走,他就走到了湖北,走到了潇湘(指湘江,因湘江水清深故名。《山海经·中山经》:“帝之二女居之,是常游于江渊,澧沅之风,交潇湘之渊。”)这一带。到了潇湘这一带,他真的给中国发掘出一个极为重要的文学巨匠——屈原。

屈原是楚国的一个文学家,中原人实际上对他并不了解。如果听到的话,估计也是把他当作一个地方诗人,对屈原不会很了解。

但是司马迁亲自到这个地方,听到他的传说,阅读他的作品,被这个人深深地打动。所以在《史记》里面,司马迁就全面地给我们介绍了屈原这个人物,不但让我们看到非常优美的《楚辞》,开创诗赋的一种新的风气,而且我们还看到了屈原这个人的一种国家情怀——如何为了国家不惜自己的牺牲。

答疑 | 如何把握历史认知的真实性?

▲屈原画像

晚明画家陈洪绶绘

屈原这么一个人物被塑造起来之后,就深深地感动了整个中国。后来大家都去阅读,和发掘他,才感受到屈原的伟大。在春秋战国时代,一个文学巨匠就这么被发掘出来。你说屈原是不是信史呢?肯定是一个信史。但是如果司马迁没有到南方来,就不可能有这么一个人物迅速地在中国的文学史上获得这样的地位。

所以司马迁通过他的行走,发掘了很多地方性的资料。与中央控制的这些传世的文献资料结合在一起,他形成了自己的独立判断。哪些是传说,哪些是真实?这是通过他自己的阅历做出的选择,这个选择一定是非常严格、严谨的。

而且和我们相比,毕竟司马迁更加靠近上古,比我们要早2000多年。因此他对上古的资料是有他的选择,他给我们描述了黄帝以后夏商周三代的历史。

很多人对周以前的历史是长期持有怀疑态度的。因为近代史学进入中国以后,这个历史一定是要讲证据。讲证据的历史并不是说以前的历史不存在,这是一个误读和误解。把中国历史断到西周,并不是说西周以前没有中国,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说西周以前我们缺乏证据去证明这些记载的真实性,我们就没有办法把它当作信史流传下来。

万幸的是20世纪当初有一味中药被一位大学者使用了,这就所谓的龙骨——骨头上面刻文字。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呢?大学者王懿荣,也就相当于我们今天的教育部长。当年的教育部长都是大学者来担任。他生病了,喝了药,看了骨头,他发现这不是什么龙骨,就是刻在骨头上面的文字,这就引起了一个对龙骨的追求,诞生了甲骨文,发现了甲骨学。

答疑 | 如何把握历史认知的真实性?

▲王懿荣 (1845—1900)

晚清翰林,金石学家

从甲骨学安阳殷墟的甲骨,主要反映商这一朝的历史。甲骨发现以后,像罗振玉、刘鹗,到王国维、董作宾,以及后面的郭沫若,都对这些甲骨进行大量的古文字的考释。

尤其是王国维对中国古代史具有重大的建树,他考证出十几个殷王的世系(可参考王国维《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考》),这个事情拿去和《史记》的记载相比,《史记》记载的比他更多更全面,这全面印证了《史记》司马迁的记载是翔实可靠的。王国维的考证基于考古甲骨学的这种新的考证,和大家以前不敢相信的司马迁关于殷的记载,对上判定司马迁确实是有很详实的历史做的选择。而且难得的是司马迁,当时恐怕他就不知道有甲骨这个东西,他就没看到。他依据的是另一个系统的资料,这个资料今天已经完全不存在了。

我们是根据司马迁没有看到的甲骨,去证明他用的系统的资料留下的,他的选择和判断是完全正确的。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www.aaaavv.cc/41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