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头条

法院给流量欺诈产业敲响丧钟

 原题:全国首例“暗刷流量”合同被判无效 收缴当事人双方非法所得

法院给流量欺诈产业敲响丧钟

从合同法上,由于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二者订立的合同属于无效合同;从民法总则考虑,该合同违背公序良俗,此民事行为无效

法院给流量欺诈产业敲响丧钟

法治周末记者 吴昊 仇飞

6月3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向“暗刷流量”案当事人双方送达判决书。

流量,是用来描述访问一个网站用户数量以及用户所浏览页面数量等相关的数据指标。为吸引网站投资人注意,一些网站主无所不用其极地刷流量,如“机刷”“暗刷流量”等手段更是花样百出。

或许因为“暗刷流量”屡见不鲜,竟有人理直气壮地将“暗刷流量”纠纷闹到了法院。

5月23日,北京市互联网法院对这起案进行公开审理,开庭两个小时便当庭宣判,判决双方当事人签订的合同无效,并收缴两者的所有非法所得。

这起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也让这个黑色产业链暴露在公众视野中。

“与流量相关的数据信息是大家在网络选择商品或服务过程中的重要参考指标。而‘暗刷流量’是一种出于获利目的的欺诈行为,会对公众产生误导,影响社会公众的正常消费,更会造成网络市场‘劣币驱逐良币’的不良后果。”中国互联网协会政策与资源委员会专家、北京律师于国富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起诉:为究竟刷了多少而争执

常某与许某是经人介绍认识的网友。2017年9月,许某向常某购买网络暗刷服务提高点击量,以借虚假流量误导网络游戏玩家。他要求“不要机刷……但要真量”。

许某向常某提出,要植入一个“JS暗刷”点击。

所谓“JS暗刷”,通常是指编写一个JS脚本,挂在一个网站代码或者APP里,植入暗链,当用户访问网站或者APP的时候,得出一定的点击量。这种点击方式的用户是真实的,但是植入了暗链,用户并无感知,因植入暗链产生的流量不是基于对被访问网站的兴趣进行的真实点击。

许某提出要求后,双方约定暗刷来源为IOS(苹果移动操作系统)手机移动端的某网站流量,结算方式为周结,3至4个月的合作周期。双方确认通过某第三方统计平台对“暗刷”的流量进行统计并区分媒体来源。

经过3次成功合作后,许某与常某约定加大暗刷量级,按约定许某方面应付金额为30743元。此次暗刷流量,15天刷出了2700万点击量。

不过,这次交易让许某方面和常某方面产生了分歧。许某认为,常某提供的“暗刷流量”中大约有40%的数据掺假,许某认为对应价款仅为16293元。

因为对付款金额有了争议,常某随即将许某告到了法院。

法院:“暗刷”合同绝对无效

常某表示,在许某与其邮件确认的合同中,已明确约定了“暗刷流量”的数据统计方式,而许某却以另外的标准为结算依据,只同意付款16293元,侵犯了他的“合法权益”。

许某则称常某提供的“网络暗刷服务”本身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应属无效。

正如许某所说,北京互联网法院也认为,双方“暗刷流量”的合同从一开始就是无效的。

法院认为,“暗刷流量”的交易最终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暗刷流量”使得同业竞争者的诚实劳动价值被减损,破坏正当的市场竞争秩序,侵害了不特定市场竞争者的利益;另外,还会欺骗、误导网络用户选择与其预期不相符的网络产品,长此以往,最终减损广大网络用户的福祉,属于侵害广大不特定网络用户利益的行为。

从合同法上,由于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二者订立的合同属于无效合同;从民法总则考虑,该合同违背公序良俗,此民事行为无效。

法院认为,无论是通过“JS暗刷”实现点击或者进行雇佣点击、诱导点击,还是通过“机刷”模拟用户点击,均不属于真实的、基于用户对网络产品的喜好而自愿产生的点击行为,属于欺诈性点击。

判决书指出,虚假流量会阻碍创新价值的实现,降低诚实劳动者的信心,扭曲决策过程,干扰投资者对网络产品价值及市场前景的判断,影响网络用户的真实选择,扰乱公平有序的网络营商环境。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持相同观点,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无论通过黑客入侵手段或通过合作方式在其他APP或网站中挂暗链实现“暗刷流量”,还是通过机器模拟用户点击的“机刷”,都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容易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破坏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

于国富也认为,“暗刷流量”这种欺诈行为会导致商业竞争的不公平,致使整个相关行业的商品或服务质量下降,从而进一步伤害公众利益。

律师:治理刷流量问题仍待法律完善

阅读全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aaavv.cc/40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