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博士生不堪重负自杀:死前遗书揭露导师无耻行径

头条 2019-05-24 10:56119大疆网大疆网

小说:博士生不堪重负自杀:死前遗书揭露导师无耻行径

1

这是一个只有十平米左右的小房间,堪堪放得下一张单人床、一个书桌和一把椅子。

因为拉着厚重的窗帘,所以即便正值天光大亮,屋里也同样显得异常昏暗、压抑。

一个年龄大约在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趴在那张凌乱的书桌上,手里紧握着钢笔,不停在一张A4纸上写写画画。

也许是由于光线的缘故,男人的脸色看起来有些狰狞。

他全神贯注,死死盯着笔尖,狭长的双眼中却闪烁着一种异于寻常的兴奋。

钢笔在纸上不停地勾画,快速书写,仿佛要在此刻把男人所有的心力都聚集在那张雪白的A4纸上。

男人自始至终都保持着狂热的表情,眸中时不时闪过一抹诡异的笑意,那模样,就好似是一个有些神经质的伟大艺术家,正在完成他倾注毕生心血的传世名作。

终于,他停下了手中的笔。

由于激动,握着笔的两个手指已经隐隐有些发青。

深深吸了一口气,男人这才发觉自己的双手异常地冰冷。

就如同一双死人的手。

男人怔了怔,把手缩到眼前,看了看,诡异地咧咧嘴,便不再理会。

转而把目光投射到手旁那张刚刚完工的A4纸上,神情也因为上面的内容而再次变得异常亢奋。

昏暗狭仄的房间里,他的脸上勾勒起一抹无法掩饰的笑,猝然看来,竟有些莫名的阴森。

站起身,男人双手微微颤抖着,小心翼翼地捧着那张A4纸,走到书桌对面的墙边,把它郑重地贴在墙上,贴在了一个叫“陈远华”的人名下面。

做完这些,他终于如释重负,站在墙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眯着眼,如同欣赏艺术品一般,死死盯着眼前的墙壁。

墙上,像这样的A4纸,还有四张,它们分别挂在四个不同的人名下面,冰冷且苍白。

2

自从梁广顺的案子过后,唐小水变得愈发刻苦了,那个记满了刑侦要诀的笔记本几乎从不离手。

对此,何苦既感到欣慰又感到有些无奈。

这天,他背对着唐小水,偷偷拉过程诚,小声问道:“这小丫头不会连上厕所都拿着那本笔记吧?”

程诚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也压低了声音:“我哪知道?我又不跟她去一个厕所!”

“想学本事是好事,可也不能这么魔障啊!”何苦抽抽鼻子,指指唐小水,“你快过去劝劝她,让她放松点儿!”

程诚一翻白眼,“你不是他师父吗?你自己怎么不跟她说?”

何苦一瞪眼,急道:“我这当师父的,也得保持威严啊,还能主动让徒弟放弃学习?”

一边,唐小水终于察觉到何苦两人正背着她鬼鬼祟祟,不禁满腹狐疑地望过来。

何苦从办公室墙上的镜子里注意到唐小水的眼神,赶紧转身用力把程诚往唐小水面前一推,快速用极低声说道:“看你的了!”

“我——”程诚还没明白怎么一回事儿,就对上了唐小水询问的眼神,“啊,哈哈哈——小水啊,看累了吧,看累了就歇歇。我跟你说啊,这个刑事侦查和侧写推理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学会的,这个还是要靠日积月累的经验!你啊,不要把自己搞得太紧张!”

唐小水听了程诚的话,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神微微一暗,倔强地摇了摇头,旋即不再理会两人,又继续看那笔记去了。

“我说小水啊,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理负担啊——”得到何苦眼神威胁的程诚不得不再次开口。

看着笔记的唐小水身子微微一滞,终于带着有些失落的语气,缓缓开口道:“这些天我一直在想,如果像我现在这个样子就去做刑警,会不会有很多案子都破不了,以至于很多凶手不能及时抓捕归案?我以前从没觉得做刑警有什么压力,可我现在时时刻刻都觉得难以喘息,我要做的是人命关天的职业,一点点错误就可能放过了一个恶人,也可能毁掉了一个好人——”

说着,唐小水的眼眶微微有些发红。

何苦见了,心中不免升起一丝疼惜。

他从程诚身后走出来,来到唐小水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安慰道:“放轻松,这种事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的。我以前刚入队的时候,也犯过很多低级错误,慢慢来,总有一天你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刑警。更何况,你还有我这么厉害的师父!”

唐小水默默地点了点头,望着手边的笔记本,深吸了一口气,随着这口气的缓缓吐出,她整个人的神情看起来都轻松了许多。

歪头看向何苦,唐小水突然俏皮地学着他抽了抽鼻子,“你虽然很厉害,但我一定会超过你的!”

何苦眉毛一挑,鼻子也不自主地抽了抽,正要说些什么,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

何苦刚把话筒凑到耳边,就听到电话里传来小赵凝重的声音:“何队,刚刚在高杉区的南清湖里发现了一具男尸,你们快过来吧!”

3

何苦三人赶到现场时,尸体已经被打捞上来了,法医也已经开始了初步尸检。

小赵见何苦来了,面色有些难看地告诉他:“已经确定过了,又是一起谋杀!”

何苦的脸不禁有些发苦,鼻子抽了抽,“人是怎么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