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恋13年女友突然另嫁他人,婚后她寄来根红绳揭背后隐情

相恋13年女友突然另嫁他人,婚后她寄来根红绳揭背后隐情

南风喃,北海北,北海有墓碑。

42岁的郑源走出了医院,也走回了那场生活,他抬头仰望天空,才发现这个城市里好像从来没有过星星,只有闪耀的路灯。

直到最后,郑源也没来得及对她明明白白说上一句:“我爱你。”

郑源刚刚送别了他曾经相恋了13年的初恋情人丁梅尔。

手心里那束长发用一根细细的红绳系着,那根红头绳是17岁那年郑源送给她的。

从此这束长头发成了郑源永不离身的项链。

郑源和丁梅尔相识于初二,恋爱终止于大学毕业后四年,第13年的纪念日,成了失散日。

第一次见面,丁梅尔不觉得郑源有多帅,郑源也不觉得丁梅尔多漂亮。

一个班长,一个文艺委员,一个策划,一个出节目,配合的天衣无缝。在后来的许多诸如此类的相处配合中,很多瞬间,他们开始相信彼此就是对方的绝无仅有。

高中毕业那年,他们去了这个国家的南北两个地方。

距离让郑源有了游离的机会,只有丁梅尔每月省吃俭用,将生活费攒下来买火车票,坐三天三夜火车去看他。

每次郑源都不以为然,连丁梅尔每一次回去,他都没有送她到过车站。

郑源将自己消磨在游戏和各种姑娘的暧昧之间。

郑源不知道丁梅尔曾经消失过一段时间,他从来不盼望丁梅尔的到来。

直到丁梅尔打来电话,心灰意冷地提出分手。郑源才慌了神,问原因,才知道丁梅尔消失的那段日子是去做人流了。

丁梅尔说她一个人去医院做人流,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出来以后一个人躲在外面不敢回去,堕胎后大病一场,居然连郑源的一个电话和信息也没有。

郑源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去了丁梅尔的地方,跪在丁梅尔的面前,哭得像个孩子,求她别离开。

他们和好了,丁梅尔又开始在两个城市一次又一次往返。郑源只比以前多了一个习惯,就是发短信。

毕业工作了,丁梅尔来到郑源的地方同居了。两个人租了一个10平米的隔间,生活贫苦却很幸福,一起买菜做饭,一起打扫房子,一起畅想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大房子的美好蓝图。

每当午夜降临,他们相拥而眠,就像在预习着二十年后依然在一起的样子。

在那闭仄的屋檐下,两个人度过了最快乐的时光。

在他们相识的第13个年头,郑源离开了,丁梅尔哭泣着为他收拾行李,始终一言不发。丁梅尔最痛苦的时候总是用沉默来掩饰。

郑源的父亲意外去世,母亲无依无靠。在爱情与亲情之间,郑源选择了亲情。他只能回家。

发第一个月的工资后,郑源偷偷回去坐在丁梅尔住处的楼下一家咖啡店里,坐了很久。最终没去见她,只是托朋友将工资转交给她。

郑源曾经答应过她,每月工资除了一部分寄回家,其余的都要归她管。

只是那时他们始终没有余钱,这个愿望终究是个愿望。现在发工资了,郑源自己拿着工资,反而不知怎么花了,想来想去,还是留给她吧。

过了好几年,他们都没有联系。丁梅尔再次联系郑源,是邀请他参加她的婚礼。

郑源没有去,而是一个人回了母校,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那儿有棵梧桐树,树下埋着他们曾经的誓言。学校已经废弃多年,梧桐树下杂草丛生。不远处曾经的教学楼被一家公司买下改成了仓库,回忆也像仓库里堆放的货物一样铺满了灰尘。

郑源走到那棵梧桐树下,梧桐早已绿树成荫,他的爱也像树枝那样疯狂扩张。他挖出了曾经与丁梅尔一起埋下的许愿瓶,两张纸条上写着——

郑源:此生不离不弃。

丁梅尔:此生生死相依。

郑源也结婚了。结婚前一天,他去了曾经和丁梅尔住过的那个10平米的小隔间。

虽然丁梅尔早已搬走了,郑源还是在原地站了很久,直到夕阳将他埋进深夜里。

郑源没有联系丁梅尔,他也没有换号码。

直到有一天,郑源接到一个电话,是丁梅尔母亲打来的。

等郑源赶到医院时,丁梅尔已经永远睡去。

她的母亲交给郑源一束长发,一根红绳系着那束长发。

长发是丁梅尔的。

化疗前,丁梅尔死活要留一束长发,要给郑源留个纪念。

她的母亲告诉郑源,丁梅尔根本没有结过婚,她是为了让郑源结婚才决定那样做的。

丁梅尔的母亲说郑源的母亲不知从哪儿找到丁梅尔的电话,请求丁梅尔劝说郑源赶紧结婚生子。

丁梅尔思前想后,只想到了那样的办法。

郑源结婚那天,丁梅尔哭了一整天,以致泪腺发炎。

还有,丁梅尔从来没有离开过那个10平米的小隔间,只是那天他见到郑源站在楼下张望时,她就躲在窗帘后面哭着看向他,一直到他落寞地离去。

郑源将那束长发做成项链日夜戴着,戴到了心里。

他知道他们都没有错,错在最错的时间遇到了一个差一点就对了的人。

丁梅尔的地方在北方,郑源的地方在南边。

此刻郑源站在医院外面,想起了他和丁梅尔的过往,想起了那句熟悉的歌词:南山南,北秋悲,南山有谷堆。

郑源忘了,这是首悲伤的歌曲,不应该喜欢,但是他就是喜欢,因为,歌词里有她亲爱的丁梅尔:南风喃,北海北,北海有墓碑。

漂亮村妇全家一夜被杀,村口监控下半根烟头成破案关键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www.aaaavv.cc/26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