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人如此分析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中国人有戏没戏

头条 2019-10-13 13:17183艾薇头条艾薇头条

欧洲人如此分析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中国人有戏没戏

老A按:我在6月13日,上了一个新专栏,点击蓝色字体读我刚写的:老A讲利用饭局来办成自己事的操作指南

我在欧洲一个很著名的文学沙龙里看到,就是那个2009年在开奖前一天成功地爆出当年获奖者是赫塔·米勒的网站,今年却对诺贝尔文学奖出奇地冷淡。我查了一下,9月14日以来,仅有一篇预测诺奖的文章。可见现在诺奖真不是大家关注的热点了。

这篇文章说,自从去年瑞典学院爆出那个女院士让其老公泄密的丑闻爆出之后,原来发布赔率的博彩网站算是彻底被“烧死”了。今年连原来的行业领袖Ladbrokes也没有公布赔率,因为它曾是泄密的最大受益者。目前公布赔率的是Unibet网站,目前大家看到的赔率表就是这家网站提供的。

自从瑞典学院今年重新开始诺贝尔文学奖评比后,新接任常务秘书的马茨·马尔姆(Mats Malm)9月30日接受过媒体采访,说从初夏以来,他们已经完成了“五位优先候选人”的候选名单。因为这次有相当多的院士是第一次为获奖者投票,所以想了解他们的口味比以往更难(例如,这个马尔姆的学术方向是古典文学和诗歌,而非当代文学)。

所以说,由于参与本次评选的院士很多是新人,这在一定程度上为预测增加了更大难度。

我们来看看Unibet公布的前十名作者的赔率:

欧洲人如此分析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中国人有戏没戏

安妮·卡森4/1

玛丽·孔戴5/1

残雪8/1

村上春树8/1

恩古吉·瓦·提安哥 8/1

柳德米拉·乌利茨卡娅8/1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10/1

纳达斯·彼得10/1

玛丽莲·罗宾逊10/1

奥尔嘉·朵卡萩10/1

这位作者说,在前十名作家里,女性就占了七名,所以他觉得今年至少会有一位女性获奖者,就是两个名额都给了女性,他也不会感到惊讶;而且估计仍会有一位欧洲作家,他希望有一位不是写小说的,或者两位都不是用英语写作的(但不指望会言中)。

安妮·卡森是加拿大诗人,大家可能不太熟悉。她在蒙特利尔的麦基尔大学任教,是一位古典学、比较文学方面的教授。她出版过十几部诗集,如《短独白》《下班的男人》《丈夫的美人》《如果不是冬季》等,她于2001年荣获T.S.艾略特诗歌奖,是一位出色的诗人。

欧洲人如此分析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中国人有戏没戏

作家残雪

残雪排名第三,这让很多人出乎意料。残雪在国内很小众,她的作品有些晦涩难懂,她也从不露面做作品推广。残雪在文学上比苏童、格非、马原他们都要先锋,在这几个都转向传统的时候,残雪依然保持探索风格,以至于很多大喊“看不懂”。残雪曾说,她对中国文坛不抱什么希望,也懒得评价。诺奖评委会唯一懂中文的马悦然先生对残雪非常推崇,她也有四部长篇小说被翻译。残雪近几年被纽斯塔特国际文学奖和布克国际奖提名,遗憾的没有获奖。但这丝毫也不影响她在国际上的认可度,美国著名评论家哈罗德·布鲁姆在耶鲁大学和残雪对谈,就称残雪是在世的最伟大的作家之一。

至于村上春树,作品是不少,是否符合诺奖的口味也不知道,我知道他唯一的缺陷就是作品太畅销了,在日本动辄100万开印,而诺奖评委会是不喜欢畅销作品的。另外,我最不喜欢的说法就是说村上春树又“陪跑”了。村上喜欢练马拉松,但诺奖从没人安排他“陪跑”。

玛丽·孔戴是出生于法属瓜德罗普岛的黑人小说家,用法语写作。孔戴写作了大量历史小说,重点关注不同历史年代和场景中的种族、性别和文化问题,如《我是提图巴:塞勒姆的黑女巫》《涩谷的孩子》《最后的非洲国王》《谁割开了瑟兰尼尔的喉咙:一个幻想故事》等等。她后来一直以法语教授的身份任教于美国,最后荣休于美国的哥伦比亚大学。

柳德米拉·乌利茨卡娅是俄罗斯作家,她荣获过俄国布克奖、奥地利的欧洲国家文学奖等等,她的作品有《索涅奇卡》《美狄亚和她的孩子们》《库科茨基医生的病案》。不过,2015年的俄语获奖者是白俄罗斯的斯韦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同一个语种不可能短时间内两次获奖,若干年后也许有可能。

再看看后16位作家的排名:

阿多尼斯1/15

杰拉尔德·穆南1/15

米尔恰·加塔雷斯库1/15

余华1/15

伊斯梅尔·卡达莱1/18

哈维尔·马里亚斯1/21

乔恩·福瑟1/21

拉斯洛·卡撒兹纳霍凯1/21

米兰·昆德拉1/21

彼得·汉德克1/21

多和田叶子1/21

塞萨尔·艾拉1/26

杨炼1/26

高银1/24

埃内斯托·卡德耐尔1/51

乔治.R.R.马丁1/251